「非常平等任務」封面照

「非常平等任務」教育資料套 (2013)


第1集 - 觸不到的騷擾

Windows Media Format播放 (廣東話) (普通話)

故事大綱

任職酒樓知客的阿芬,是家中經濟支柱,獨力照顧幼子;新來執掌廚房的大廚阿文愛出言挑逗女同事,話題往往涉及「性」,芬厭惡這話題,起初處處迴避,害怕事情鬧大會失去工作。但文變本加厲,芬情緒備受困擾,兩人最終在酒樓內吵鬧起來。酒樓主管仙姐把文的行為視作其口花花的性格,沒有幫芬討回公道,芬氣憤難平,唯有到平機會投訴。

平機會以阿文及酒樓僱主涉嫌違反《性別歧視條例》展開調查並進行調解。僱主和阿文以事件既無物證,亦無人證作為抗辯,最後平機會代表阿芬,告上法庭。

內容分析

根據《性別歧視條例》,性騷擾屬於民事違法行為,在僱傭範疇中可分為兩類:第一類是指任何針對個人作出的不受歡迎並涉及「性」的行徑,而該等行徑使當事人感到受冒犯、侮辱及威嚇。第二類是指工作環境中充斥涉及「性」的行為、言語或圖片,使人難以安然地工作。

劇中僱主就員工的性騷擾事件,沒有採取任何適當步驟處理,於《性別歧視條例》下,亦須要負上轉承法律責任。因此,僱主有責任建立一個不容性騷擾的工作環境。

本港於2011年的一宗性騷擾訴訟,僱主以沒有證據及證人為理由,對僱員被性騷擾的投訴,採取「疑點利益歸於被投訴人」的原則處理,於內部調查時決定投訴不成立。但該案法官於判詞中表示,此原則是刑事審訊的舉證原則,即控方舉證須達至無合理疑點(beyond all reasonable doubt),而性騷擾是《性別歧視條例》下的違法行為,屬於民事法例,應根據民事訴訟的舉證標準──「相對可能性的衡量(balance of probability)」,意即舉證的門檻不必如刑事訟訴般高。因此個案雖未有證人,依據雙方證供,法庭亦足以裁定騷擾者及僱主違法。